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林的博客

巴菲特虽不可复制,但彼得.林奇却可学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你会看得更远。

 
 
 

日志

 
 

让历史告诉未来——戊戌变法115年回头看——以成败论英雄的局限性  

2013-07-10 17:20:14|  分类: 财经小辣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言
一个崇尚权力与宣扬成王败寇的国家和民族文化,是不可能记录与反应真实的历史,也不可能从复杂的历史变革中,出于公平正义与良知的角度出发,记录发掘出推动人类社会前进发展的宝贵财富,也发现不了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的。这样的历史文化任其发展下去只能造成社会价值观的扭曲,甚至毁灭人性,就演变成为野心家,投机家和成功者标榜的历史,尽管在成功的过程中采取了阴谋或不择手段的手法,没有得到应有的揭露,还尽量去掩与饰美化,这样的历史和文化记录传承下来是危险的,导致的结果是整个社会为了成功和权力与利益失去理性与良知的争斗。从而失去推动人类社会发展最宝贵的财富“公平,正义与良知”。体现到现实社会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每到事关民族发展变革的攸关时刻,就会发生整个社会不是把所有精力始终集中到寻求符合国家全民利益发展变革的正确理论方法,制度上,而是把焦点放在对权力与利益的分配争斗内耗上,使改革始终处于摇摆,犹豫,甚至脱离原有改革的初衷而偏离正确的轨道的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整个国家与民族因丧失信心而始终处于涣散状态,当然找不到真正的前进方向,这样的国家不会有光明的前途和未来,也不会发展成为本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认同的文明。
本来我早就酝酿准备以让“历史告诉未来”为主题的财经评论,其中穿插着历史,外交,法律,文学艺术,宗教信仰,体育为分主题对经济的影响及时政评论微博与博客,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经济情况都是这些方面的浓缩体,尤其是证券市场。穿插了历史,文化艺术,法律宗教信仰及外交财经文章或评论,也许视野更开阔些,更体贴近实际,也让晦涩难懂,索然无味的财经术语显得通俗易懂,生动有趣。所以导言写好了很久,一直犹豫不知从哪个大家熟知的公共事件谈起,以免写了不知你所云。恰好端午节期间忽然被最近新浪网邀请几位历史学者讨论115年前的戊戌变法的讨论的观点吸引去了目光,又与我的博客“让历史告诉未来”主题相呼应,而且此时我们国家也处于一个经济转型期,国家需要变革,政府,各个阶层,每个人的的思想观念也需要变革,才能适应日新月异变化的形势,尤其是在公平正义的前提下与市场经济配套的法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对促成经济经济转型的迫切性和决定性作用也越来越重要,这就是我更加关注想参与讨论戊戌变法的得与失为为开篇的原因与目的。
       此次讨论中,其中以三个人观点为代表挺有趣,看了甚至有些诧异与糊涂:不论雪珥的(百度搜索)“一场脱离官情民意的口水改革”的文章,不改革等死,乱改革找死论本应是政权的存亡论偷梁换柱到改革者的人物性格生死悲剧论,还是到萧功秦的(百度搜索)“在激越与轻率中失去的变法”,金满楼的(百度搜索)”戊戌变法不值得过多同情“变法成败的政治成熟论,轻率冒进论等,字里行间完全成了对改革者的口诛笔伐,似乎变法的失败的主因都在改革者身上了。乍一看,仅凭部分断章取义一面之词,或许有些道理。因为生怕自己也表错了情会错了意,再看李刚的文章(百度搜索)“戊戌夭折了,革命就来了“比较客观公正,方略知一二。如果不从慈禧,荣禄等满清保守势力的爱权误国以及当权者自身本身的愚昧无知,不善学习接纳新思想方面去找原因,所有失败错误 扣在改革者身上是不公平的。关键是变革触动了当权者利益遭到保守顽固势力抵触。如在西方列强加紧蚕食、民族危机空前深重的情况下,国家利益和王朝利益的冲突自然而然的引到了满汉冲突这个核心问题上。满清保守势力虽然昏庸无知,但对权力的变化却极为敏感。在他们看来,维新变法的实质不过是要把权力从他们手中夺走罢了。正如黄鸿寿在《清史纪事本末》中描述的,“时百日间,变法神速,几有一日千里之势。其尤为雷厉风行者:一令都中筑马路,二令办理国防,三命八旗人丁,如愿出京谋生计者,任其自由。于是满族诸人大哗,谣谤四起。”整个满族统治集团很快意识到,无论变法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好处,但都要让满族亲贵这个主要既得利益团体付出沉重的代价,不但可能丧失自己的特权,更有可能丧失三百年来一直把持的政权。改革固然是可以有利于国家的,但那些守旧派和既得利益者的代价也是沉重的。变法利中国,不利满洲;中国兴则满洲亡。所以他们是“宁与友邦,不与家奴”.,刚毅是反对派的典型人物,他的意见是“我朝成法,尽美尽善,日久废弛者,皆由于粉饰瞻徇”,所以,“仍应遵旧日之成法,力戒因循,不可轻易更张”。一句话:一切都很好,不能学,不用变。其次当权者本身的局限性,以慈禧和荣禄为代表的保守核心权力层没有应有的学识素养,开阔的胸怀,谦卑的心态主动接纳新思想新思维,造成了变革观念与理念上的冲突突。慈禧太后根本就不具备一个最高统治者应有的知识素养。她没有主动吸纳新知识的渴求和行动,因而在不少问题上表现出惊人的无知,如认为修铁路破坏风水,火车要用驴马牵等,以及她整个核心权力决策圈官员也因胸襟狭窄,缺乏足够学识与能力处理面对国内外种种冲击与挑战,尤其是在处理戊戌变革成员问题上,过于简单粗暴与无知,只知道自保与泄私愤,没有考虑国内国际的影响,此举不仅意味这政权将继续延续以前的保守与专制,而且对待不构成任何政治威胁的文弱书生采用野蛮,残忍的杀头方式,等于彻底宣布关闭了正常改革的大门,让国内幻想希望在体制内和平渐进变革的人彻底失去希望,而从改革走向暴力,义和团运动就是起点。外交上的无知,经过鸦片战争打开国门几十年的对外交往,应该知道点国际影响与惯例,杀了主张变革的知识精英,让列强看来是政权不稳,残忍,懦弱,无知的表现,失去了国内少有的具有先进思想与远见卓识的专业人才扶持,使对外交往与谈判处于更加不利地位,只能卖国求荣,让虎视眈眈的各国意识到这个腐朽王朝离崩溃的时候也就不远了,加快了列强瓜分中国的念头与步伐。翻开欧洲各国为争霸欧洲合纵联合结盟史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各国内部资产阶级革命过程中,各国的知识文化,政治精英们早就从残酷的流血的国内政治斗争到国与国对外交往意识到,一个自信,强大,政权是建立在保护尊重先进思想,文学艺术,科学技术上的,任何因观点,立场的对立而对思想家,文学艺术家,科学家的迫害,都是愚昧和不理智的行为,即使是你死我活残酷的政治斗争,除非触犯法律,都不会对思想家,艺术家,科学家,有杀戮行为,尽量赦免,以显得执政者的宽容与仁慈。如果那样做了,那个政府会被各方认为野蛮,无知,愚蠢,懦弱的行为,不值得长期打交道的,不会有坚定的政治同盟与普通民众支持的。正是基于这样的外交经验与智慧,外国列强政治精英们从这个“愚蠢的举动”意识到这个政府气数已尽,才更加蔑视这个政权,也助涨了两年后八国联军敢于以万八千人就入侵中国就是一个明证。
本来戊戌的成与败就不是我要讨论的主题,如果我们仅以戊戌变法失败这个果,就单方面从改革者方面的缺陷去寻找变法失败的得与失,把失败的责任就完全推给改革者,就象带着有色眼 的放大镜去分辨一个人的优缺点,有时会混淆是非。试想一个植根于“宁与友邦,勿与家奴”满脑子权贵主仆思想严重,把私利高于国家利益为主腐败到了根官僚体系朽木上怎么可以立刻嫁接出“以启迪民智,问计于天下,满汉平等"惠民利国为主的新芽,并开花结果呢?而且把这样的重担与罪责推脱压到到几个文弱的书生身上,是不是我们的历史文化观有点苛求带了些功利呢!
尤其是把改革者扣上什么改革的口水论, 急功冒进论,政治成熟论进而引申到改革者性格缺陷导致失败的悲剧论,最后得出结论什么改革是权力与利益的技巧性的调整方法论上。用这种思维与方法看问题并解决改革问题,不从公平正义的角度出发,难保不出现偏差,甚至变了味。
一个国家的文化历史如果整个历史长河,仅从割裂一段时期的纠结于成与败的狭窄角度观点去研究历史,那么就挖掘总结不出推动社会发展,与人类文明进步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超前的思想,文化艺术,科学技术文明,而思想文华又是决定文学艺术,科学技术文明再创造最重要的一方面。尤其是文化思想方面的传承与延续。由于思想文化主导方面的缺失,在漫长的历代封建王朝更迭中权力与暴力起了决定作用,而充满了阴谋,血腥与野蛮,而新统治者出于稳固政权的目的,需要美化其为建立过程中的使用的阴谋,野蛮与血腥史,突出英雄人物气概或伟人气质,我国的历史文化观完全成了成王败寇史历史观,成功的优点被放大,所谓英雄人物或伟人令人不耻的手腕不去揭露与谴责有时还被隐瞒或是被当作优点记录传颂,而闪耀在失败者身上的人性光芒的美德得不到记录与传承而且有时还被丑化。这种成王败寇历史观,有时缺乏了客观,真实,公平正义,因而真正需要发扬的民族美德与精华得不到记录与传承,甚至断裂,反而许多丑陋的东西得不到揭露而发扬光大,导致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与良知的缺失.甚至阻碍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下篇们将从戊戌变法失败真正原因的角度出发:总结思想文化缺失给社会变革带来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